老咸

还能咋?凑合着过呗。

恶魔的角是给你随便摸的?

【铠约】恶魔的角是给你随便摸的?!

曙光铠×魅影约

闷骚天使铠和妖艳不贱野性子恶魔约

以及临时演员兼神助攻耶稣和凯撒

——遇见——

骄傲的天使长大人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和恶魔合作的一天。

当他面无表情的内心纠结时,那个桃花眼翘屁股大长腿的恶魔踩着小高跟朝他走来,十分之顺手的挑起了铠的下巴,嘴一咧:

“大兄弟,给【哗——】么?”

铠:???

我cao了?What does he  fuck say?

铠愤怒的打掉恶魔的手,反手一推,把恶魔摔到墙上,双臂撑开,将恶魔拢在其间。

“别想搞什么花样!”铠居高临下,内心愤愤道:果然恶魔就没一个正经的!长得越好看越不正经!

我会告诉你我是因为知道你是在聊骚而我稳稳地吃你不到而来气吗?

——深情对视30秒——

“切,没劲。”恶魔收回视线,推开了铠,“走了走了,搞定这屁事后就江湖不见吧。”

“……”

【我跳,打架ing】

所谓强强联手,魔物皆懵。天使扛着他那四十米长(不)的大砍刀走在前面,看见活的东西便发泄似的“咣咣咣”乱砍一通,比切菜还麻溜。恶魔便随性多了,吹着口哨迈着小碎步远远的跟在天使后面,看见想要开溜的杂碎便补一枪令其死透,其他便没有什么事情了。

​忽地,恶魔一顿。

同时,天使回过头来,望向恶魔,紧张地盯着他的身后。

恶魔抿着唇,缓缓地将手伸向颈处的项链。

“后面!”

“我可去你妈的吧!”恶魔猛地拽下项链,项链立刻化成枪械。与此同时,恶魔迅速转身,扳动扳手,“噔”一枪贴脸打了出去。

“嗷——”

鲜血伴着魔物的哀嚎溅了开来,糊住了恶魔的眼睛。

“该死!”恶魔勉强睁开眼。

殷红的世界中,濒死的魔物用尽全力向他扑了过来——

“当心!”

突然,世界翻转过来,恶魔被一阵大力给摔到了后面。

“嘭——”血雾弥漫。

恶魔跌坐在地上,木讷的抬起头,望向天使:“你——”

天使抖掉刃上的碎肉,背对着恶魔,悄悄地老脸一红:这是要感动到以身相许的节奏吗?天哪千万不要太直接哦!

“你竟然碰我的角!”

嗯?

咦咦咦?

天使一愣,紧接着气了:“我碰你的角怎么了?!”你竟然不感谢老子的救命之恩!

“我的角是你能碰的?!”恶魔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

“我怎么不能碰?!”天使气急,扑上去便对恶魔的角一顿乱摸。

恶魔自然不依,使劲地推搡着天使。一神一魔便在地上扭打了起来。

——内斗分割线——

耶稣凯撒乱入

凯撒:看看,你家的那个什么什么守护者,看上去正经,现在却在这里光明正大的猥亵我家约——我家特工魅影!不知羞!

耶稣:得了吧,你家那什么魅影的,听着名字就不正经,怎么看他俩都是你情我愿的啊!

凯撒:……(兄嘚,眼瞎哦?)

【沉默】

耶稣:联姻?

凯撒:……好


——此时他俩(凯撒和耶稣)已谈好婚期(守护者和小恶魔的)——

【在地狱】

恶魔:说吧,你怎么陪我名誉?我tm这两只角都被那个丑东西摸遍了上面都是那混蛋的臭味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阿不,见魔??!

凯撒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为了你的名誉,我决定将你许配给……给……给那个……什么什么守护者来着?

恶魔:???

What do you fuck say?


【在天堂】

耶稣:我的孩子,你准备好了吗?

什么什么守护者整了整领带:我准备好了,大人。


追妻之路漫漫,先做个标记再说。

私设:摸恶魔的角,代表着爱恋,以及欲望(阿不)。然而之前我们的天使大人并不知道哇。



【铠约】恶魔的角是给你随便摸的?

【铠约】恶魔的角是给你随便摸的?!

曙光铠×魅影约

闷骚天使铠和妖艳不贱野性子恶魔约

以及临时演员兼神助攻耶稣和凯撒

——遇见——

骄傲的天使长大人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和恶魔合作的一天。

当他面无表情的内心纠结时,那个桃花眼翘屁股大长腿的恶魔踩着小高跟朝他走来,十分之顺手的挑起了铠的下巴,嘴一咧:

“大兄弟,给【哗——】么?”

铠:???

我cao了?What does he  fuck say?

铠愤怒的打掉恶魔的手,反手一推,把恶魔摔到墙上,双臂撑开,将恶魔拢在其间。

“别想搞什么花样!”铠居高临下,内心愤愤道:果然恶魔就没一个正经的!长得越好看越不正经!

我会告诉你我是因为知道你是在聊骚而我稳稳地吃你不到而来气吗?

——深情对视30秒——

“切,没劲。”恶魔收回视线,推开了铠,“走了走了,搞定这屁事后就江湖不见吧。”

“……”

【我跳,打架ing】

所谓强强联手,魔物皆懵。天使扛着他那四十米长(不)的大砍刀走在前面,看见活的东西便发泄似的“咣咣咣”乱砍一通,比切菜还麻溜。恶魔便随性多了,吹着口哨迈着小碎步远远的跟在天使后面,看见想要开溜的杂碎便补一枪令其死透,其他便没有什么事情了。

​忽地,恶魔一顿。

同时,天使回过头来,望向恶魔,紧张地盯着他的身后。

恶魔抿着唇,缓缓地将手伸向颈处的项链。

“后面!”

“我可去你妈的吧!”恶魔猛地拽下项链,项链立刻化成枪械。与此同时,恶魔迅速转身,扳动扳手,“噔”一枪贴脸打了出去。

“嗷——”

鲜血伴着魔物的哀嚎溅了开来,糊住了恶魔的眼睛。

“该死!”恶魔勉强睁开眼。

殷红的世界中,濒死的魔物用尽全力向他扑了过来——

“当心!”

突然,世界翻转过来,恶魔被一阵大力给摔到了后面。

“嘭——”血雾弥漫。

恶魔跌坐在地上,木讷的抬起头,望向天使:“你——”

天使抖掉刃上的碎肉,背对着恶魔,悄悄地老脸一红:这是要感动到以身相许的节奏吗?天哪千万不要太直接哦!

“你竟然碰我的角!”

嗯?

咦咦咦?

天使一愣,紧接着气了:“我碰你的角怎么了?!”你竟然不感谢老子的救命之恩!

“我的角是你能碰的?!”恶魔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

“我怎么不能碰?!”天使气急,扑上去便对恶魔的角一顿乱摸。

恶魔自然不依,使劲地推搡着天使。一神一魔便在地上扭打了起来。

——内斗分割线——

耶稣凯撒乱入

凯撒:看看,你家的那个什么什么守护者,看上去正经,现在却在这里光明正大的猥亵我家约——我家特工魅影!不知羞!

耶稣:得了吧,你家那什么魅影的,听着名字就不正经,怎么看他俩都是你情我愿的啊!

凯撒:……(兄嘚,眼瞎哦?)

【沉默】

耶稣:联姻?

凯撒:……好


——此时他俩(凯撒和耶稣)已谈好婚期(守护者和小恶魔的)——

【在地狱】

恶魔:说吧,你怎么陪我名誉?我tm这两只角都被那个丑东西摸遍了上面都是那混蛋的臭味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阿不,见魔??!

凯撒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为了你的名誉,我决定将你许配给……给……给那个……什么什么守护者来着?

恶魔:???

What do you fuck say?


【在天堂】

耶稣:我的孩子,你准备好了吗?

什么什么守护者整了整领带:我准备好了,大人。


追妻之路漫漫,先做个标记再说。

私设:摸恶魔的角,代表着爱恋,以及欲望(阿不)。然而之前我们的天使大人并不知道哇。



咸与不闲

铠最近十分之郁闷。


因为百里玄策被花木兰拎回来了。


于是乎百里守约给他的时间少了许多。


具体体现在以下——


part1.


铠:守约,我想……


守约:等玄策回来一起吃。


铠爹很饿


part2.


铠:守约今晚不是和我一起守夜吗?


守约:抱歉啊阿凯,玄策不敢一个人睡觉……我已经向木兰姐请过假了,今晚就辛苦你一个人守夜啦!等他习惯了……


玄策:等我习惯了我就和哥哥一起守夜!


铠爹的专属夜宵没有了


part3.


守约:牛肉是大叔和阿凯的,木兰姐爱喝粥,蔬菜,留给玄策。


百里·屁精·玄·绿·策:不嘛我不要我要吃肉不吃肉我没有力气保护哥哥呀丑铠就知道抢我的肉我不依啊啊啊臭铠不是个东西欺负我啊他平时想方设法整我给我下绊子揪我耳朵抢我飞廉嘤嘤嘤嘤嘤嘤……


玄策边挤眼泪边看哥哥的反应然后洋洋得意的瞥了一眼铠。


铠:……


(我不是我没有啊!)


守约拿起铲子盛饭:对不起啊阿凯,玄策他……


铠:没事的,可能是他最近蔬菜吃少了脑袋不够用了。


守约稍加思索:有道理。


玄策:你!


玄策愤怒的拉开小短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守约:哎!玄策!


随即,守约握着铲子追了出去。


终于扳回一局。这臭小子以前没少在守约面前装可怜连着说我坏话过。


铠爹欢快的刨起了饭。


但是,当他将空碗放下,刚想说“守约,再来一碗”时,才发现身旁空空如也。


哦,守约去追那个麻烦精了啊。


连说声“谢谢”的机会都少了啊。


铠爹很低落。


果然,拥有至亲的感觉……真的不一样啊。


我好像也有过亲人吧。


我可以成为他的亲人吗?


我是否可以向百里玄策一样,理所当然的挡在你的前面,用手中的刃,劈裂一切刺向你的利箭?


哪怕不能理所当然,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


手中的刃,永远有它存在的理由。


保护你,至死不渝。


啊……顺便找一下自己失去的记忆和丢失的亲人吧……好麻烦。(露娜:???)


“阿凯?阿凯?饭凉了,我给你换一碗吧。”


“好的,谢谢。”


哼我才不和百里玄策那个小屁孩计较呢!我很忙的!


铠很忙傲娇地埋头刨饭。


【铠约】咸与不闲

铠最近十分之郁闷。

因为百里玄策被花木兰拎回来了。

于是乎百里守约给他的时间少了许多。

具体体现在以下——

part1.

铠:守约,我想……

守约:等玄策回来一起吃。

铠爹很饿

part2.

铠:守约今晚不是和我一起守夜吗?

守约:抱歉啊阿凯,玄策不敢一个人睡觉……我已经向木兰姐请过假了,今晚就辛苦你一个人守夜啦!等他习惯了……

玄策:等我习惯了我就和哥哥一起守夜!

铠爹的专属夜宵没有了

part3.

守约:牛肉是大叔和阿凯的,木兰姐爱喝粥,蔬菜,留给玄策。

百里·屁精·玄·绿·策:不嘛我不要我要吃肉不吃肉我没有力气保护哥哥呀丑铠就知道抢我的肉我不依啊啊啊臭铠不是个东西欺负我啊他平时想方设法整我给我下绊子揪我耳朵抢我飞廉嘤嘤嘤嘤嘤嘤……

玄策边挤眼泪边看哥哥的反应然后洋洋得意的瞥了一眼铠。

铠:……

(我不是我没有啊!)

守约拿起铲子盛饭:对不起啊阿凯,玄策他……

铠:没事的,可能是他最近蔬菜吃少了脑袋不够用了。

守约稍加思索:有道理。

玄策:你!

玄策愤怒的拉开小短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守约:哎!玄策!

随即,守约握着铲子追了出去。

终于扳回一局。这臭小子以前没少在守约面前装可怜连着说我坏话过。

铠爹欢快的刨起了饭。

但是,当他将空碗放下,刚想说“守约,再来一碗”时,才发现身旁空空如也。

哦,守约去追那个麻烦精了啊。

连说声“谢谢”的机会都少了啊。

铠爹很低落。

果然,拥有至亲的感觉……真的不一样啊。

我好像也有过亲人吧。

我可以成为他的亲人吗?

我是否可以向百里玄策一样,理所当然的挡在你的前面,用手中的刃,劈裂一切刺向你的利箭?

哪怕不能理所当然,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

手中的刃,永远有它存在的理由。

保护你,至死不渝。

啊……顺便找一下自己失去的记忆和丢失的亲人吧……好麻烦。(露娜:???)

“阿凯?阿凯?饭凉了,我给你换一碗吧。”

“好的,谢谢。”

哼我才不和百里玄策那个小屁孩计较呢!我很忙的!

铠很忙傲娇地埋头刨饭。

明月不谙【重发】





城外

遍地殷红。

死气萦绕着焦黄的沙漠,经久不散。

当百里守约踉踉跄跄地跑到这里时,他只赶上抱住他弟弟余温尚存的身体。

“他死了,节哀。”天使扬起头,嘴角微微翘起。“低贱的魔种。”

“……什么意思?”

“守护者大人的意思,我帮你解决了所有的敌人,感谢我吧。”说罢,天使展开双翼,以胜利者的姿态,骄傲地离开了炼狱。

……

“啪嗒,啪嗒。”

泪,沿着脸颊滑落,滴入泥泞中,消失不见。

【做指引你的双眼,看清险阻。】

“看清……险阻……”

他紧紧环住弟弟,支撑着自己,慢慢站了起来。

“玄策,我们回家 。”


城内

{“百里玄策死了!”

“什么?那个小疯子死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听说是一个天使在制裁城外的魔种时不小心杀死的。”

“好可怜……不过是个孩子……”

“就是啊。”

“那个狙击手怕是要疯了。”

“那个小疯子的哥哥,百里守约?”

“对啊!听说他好不容易才找回弟弟,这才过了几年啊,就发生这种事情……”

“哎哟!可不是!魔种死了连尸体都会消失。”

“惨啊……”}


木屋

百里守约将弟弟放在木质的床上,轻轻地抹去他脸上的血迹,在床边坐了下来。

……

“今晚吃什么?”

“玄策在长身体,要多吃些蔬菜……”

……

“玄策?”

……

“啊,天黑了,玄策要睡觉了。”

……

“哥哥和玄策一起睡,好不好?”

……

百里守约伏在百里玄策的旁边,轻轻蹭了蹭弟弟的脸,小声道:“晚安,玄策。”


深夜

几只小蝙蝠,悄悄地潜入了破败的木屋。

月光自窄小的窗户打了进来,照在青年的脸上,印出清晰的泪痕。

“这里不适合我了。”

“光,令人厌恶的东西。”

“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墓地

“百里守约已经死了。”

恶魔小心翼翼地吻了吻手心的眼球,最后望了一眼纯白的月亮,然后,消失在阴影里。



天上地下


魔界

“欢迎你,尊贵的客人。”徐福扯开嘴角,嘶哑道。

“客人?”恶魔脚步一顿,随即继续前行,“不,我将是这里的主人。”

“狂妄!”嘶叫声自耳边炸开。徐福张开翅膀,朝恶魔扑了过来。

恶魔微微抬头,不甚在意地摸了摸胸前的挂坠。

“嘭——”


神界

守护者冷冷地望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天使:“百里玄策——那个红发魔种,死了?!”

“尊敬的守护者阁下,他叛变了,他是魔族那边的。”天使低下头,恭敬地回答。

“不可能!”

“他袭击我!”

“他怎么知道你是哪一方的?!”

“宁可错杀!阁下!”天使猛的抬头,逼视着天使长。

“……”

守护者颓然瘫在座椅上,“那他的哥哥,百里守约——那个白发的魔种,你看见了吗?”

天使再次低下头:“没有,没有其他的……人。”

“出去吧。”

“……是。”

圣光洒在冰冷的座椅上,守护者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焦躁地闭上了眼睛。

“百里守约……”


魔界

德古拉跨过血泊,徐徐走向年轻的恶魔,“欢迎你的到来,年轻人。随我参观一下这个美丽的地狱吧,你会喜欢她的。”

恶魔摩挲着手中的眼球,缓缓点了点头。


魔界,没有阳光。

月光幽幽地落在两个男人的身上。德古拉与恶魔一前一后,无声地走着。

……

“你……这么闷的嘛……”终于,德古拉忍不住,憋出了一句话。

“唔。”恶魔愣了一下。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知道的……”

“没有,谢谢。”

“肯定有的!”

“……没有。”

“你和我说说嘛!偌大的地方就我们几个人!一个个都闷葫芦似的好无聊啊!”

“……”这老小孩谁家的?麻烦快点带走谢谢。

“行吧,你不说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恶魔!”德古拉气呼呼地自言自语,“子房你快回来,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恕我直言,伯爵先生,我不想听。”

“……哎?”

——求德古拉的心里阴影面积。




东方一霸

{“东界易主啦!”

“哦?那个没本事的老蝙蝠挂掉了?”

“嚯,可不是嘛,那个新晋的首领是凭着本事一路杀上来的,那场面,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啊,撕那些高价魔物都不带眨眼睛的……”

“打住!咱这儿只有魔族……”

“……哎!大致这个意思嘛。不过真的要感谢这位大人了。那个徐福,若不是仗着上面有人,凭他那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在那个位子上待那么久!”

“哎哎哎?后面有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回去跟你慢慢讲。今晚……”

“得,请你吃肉!”

“上道!”}


一天之内,所有魔族都知道了一件事:东界易主了。新首领的名字——荀,是北界首领嬴政赐予的。

在那一天,四界首领齐聚北界,为东界的新首领“庆生”。

自此,魔界三强一弱的劣势被扳了回来,形成四足鼎立的场面,魔族振新。

北界——暗夜贵公子,嬴政

西界——德古拉伯爵,刘邦

南界——魔语军师,司马懿

东界——特工魅影,荀

——————正经分界线————

北界

司马懿:嗯?徐福死了?

刘邦:嗯。死了。

司马懿:就这么死了?

刘邦:嗯。死了。

司马懿:就这么简单?

刘邦:嗯。简单。

司马懿:卧槽你平时话不是挺多的吗你现在倒是多说几句啊嬴政他没发表什么意见哦???

刘邦:吃饭呢憋烦我

司马懿:?谁做的吃的这么香?一副几百年没吃饭的样子?

刘邦:荀!憋烦我我吃饭呢!

司马懿???

麻子情况?兄嘚我没一顿饭重要?

不开心。

于是,司马懿一把抢过了刘邦的勺子,挖了一勺饭塞进嘴里。

……

……

!!!

“还给我!”

“我不!”


————正经分界线————

德古拉闷闷不乐的将恶魔引到北殿,然后往里面努了努嘴:“喏。”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

恶魔挑了挑眉,径直往里走去。

嬴政悠然地躺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欢迎你的到来,恶魔先生。”

恶魔点头示意。

“不过,被你干掉的徐福……对我来说,很重要啊。”嬴政叹了口气,重复到:“真的……很重要啊。”

恶魔随意的靠在柱子旁,问到:“为何?”

“医术了得。”

“不过尔耳。”

嬴政站了起来:“……为何?”

“人界有一位医师,能力远在他之上。”

“谁?”

恶魔顿了顿,反问道:“要医术高超之人,有何用处?”

“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