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幕

明月不谙(二)

天上地下

魔界
“欢迎你,尊贵的客人。”徐福扯开嘴角,露出森森白齿。
“客人?”恶魔脚步一顿,随即继续前行,“不,我将是这里的主人。”
“狂妄!”嘶叫声自耳边炸开。徐福张开翅膀,朝恶魔扑了过来。
恶魔微微抬头,不甚在意地摸了摸手中的箱子。
“嘭——”

神界
守护者冷冷地望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天使:“百里玄策死了?!”
“尊敬的守护者阁下,他叛变了。”天使猛的抬头,争辩道。
“不可能!”
“他袭击我!”
“他怎么知道你是哪一方的?!”
“宁可错杀!阁下!”
“……”
守护者颓然瘫在座椅上,“那他的哥哥,百里守约——那个白发的魔种,你看见了吗?”
天使低下头:“没有,没有其他的……人。”
“出去吧。”
“……是。”
冰冷的日光洒在冰凉的座椅上,守护者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焦躁地闭上了眼睛。
“百里守约……”

魔界
德古拉跨过血泊,徐徐走向年轻的恶魔,“欢迎你的到来,年轻人。随我参观一下这个美丽的地狱吧,你会喜欢她的。”
恶魔摩挲着手中的眼球,缓缓点了点头。

魔界,没有阳光。
月光幽幽地落在两个男人的身上。德古拉与恶魔一前一后,无声地走着。
……
“你……这么闷的嘛……”终于,德古拉忍不住,憋出了一句话。
“唔。”恶魔愣了一下。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烦恼……”
“没有,谢谢。”
“肯定有的!”
“……没有。”
“你和我说说嘛!偌大的地方就我们几个人!一个个都闷葫芦似的好无聊!”
“……”这老小孩谁家的?麻烦快点带走谢谢。
“行吧,你不说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恶魔!”德古拉气呼呼地自言自语,“良良你快回来,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恕我直言,伯爵先生,我不想听。”
“……哎?”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不不不,不存在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先由着西部砍王愁会儿吧,咱家恶魔就要活得洒脱又自在-.-)

【铠约】明月不谙

铠约
曙光守护者×特工魅影
高能预警:玄策死亡
长城守卫军解体
有自创龙套出现
邦良,信白,云亮等客串
以及,虐,很虐,非常虐(应该?)


城外
遍地殷红。
死气萦绕着焦黄的沙漠,久久不散。
当百里守约踉踉跄跄地跑到这里时,他只赶上抱住他弟弟余温尚存的身体。
“他死了,节哀。”天使高傲的扬起头,嘴角微微翘起。“低贱的魔种。”
“……什么意思?”
“守护者大人的意思,我帮你解决了所有的敌人,感谢我吧。”说罢,天使展开双翼,以胜利者的姿态,骄傲地离开了炼狱。
……
清泪自两颊滑落,滴入泥泞中,消失不见。
眼睛被白发遮住,看不清前方的路。
【做指引你的双眼,看清险阻。】
“看清……险阻……”
他紧紧环住弟弟,支撑着自己,慢慢站了起来。
“玄策,我们回家 。”

城内
{“百里玄策死了!”
“什么?那个小疯子死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听说是一个天使在制裁城外的魔种时不小心杀死的。”
“好可怜……不过是个孩子……”
“就是啊。”
“那个狙击手怕是要疯了。”
“什么狙击手?”
“百里玄策的哥哥,百里守约。”
“哎哟!可不是!魔种死了连尸体都会消失。”
“惨啊……”}

木屋
百里守约将弟弟放在木质的床上,轻轻地抹去他脸上的血迹,喃喃自语:“今晚吃什么?”
“玄策在长身体,要多买些蔬菜……”
“反对无效哦,玄策。”
……
“玄策?”
……
“哦哦,天黑了,玄策要睡觉了。”
……
“哥哥和玄策一起睡,好不好?”
……
百里守约伏在百里玄策的旁边,轻轻蹭了蹭弟弟,小声道:“晚安,玄策。”

深夜
几只小蝙蝠,悄悄地潜入了破败的木屋。
月光自窄小的窗户打了进来,照在青年的脸上,印出清晰的泪痕。
“你被悲痛吞噬了。”
“你已被憎恨掩盖。”
“以妖血为证,誓与黑暗为伍。”
“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墓地
“百里守约已经死了。”
恶魔小心翼翼地吻了吻手心的眼球,最后望了一眼纯白的月亮,然后,消失在阴影里。

(哎嘿,新人发文,请多指教!另外,找一些农药的小伙伴!)